65838ccm老奇人玄机资料独家发表,677kjcc开奖现场,财神网心水论坛,112223333.com——铁力市信息网

社会新闻

李东生案的最大行贿者是原小马奔腾董事长

发布日期:2022-07-11 07:28   来源:未知   阅读:

  长达40多分钟的最后陈述,李东生回顾了自己大半生的沉浮荣辱,后悔没能在关键时刻把持住。他当庭表白,无论最终判决结果如何,都绝不上诉。这是三个多月前,李东生站在被告席上的誓言。

  2016年1月12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下称天津二中院)以犯受贿罪,一审判处李东生有期徒刑15年,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

  2015年12月刚满60岁的李东生是山东诸城人,落马前的职务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委员,公安部正部级的党委副书记、副部长,在此之前,他曾任中央电视台副台长和中宣部副部长。李东生与2015年领刑的另两位同级高官、蒋洁敏一样,都属于原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腐败窝案中的重要一员,是执掌政法系统时的主要干将。

  2013年12月20日,中央纪委官网宣布李东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次年7月1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对李东生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李东生被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下称天津市二分检)刑事拘留,后被逮捕。

  2015年8月21日,李东生受贿案,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送,天津市二分检向天津二中院提起公诉。起诉书中指控:1996年至2013年,被告人李东生利用其担任中央电视台副台长,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利用其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牟取不正当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015年10月14日,天津二中院公开开庭审理李东生案,天津市二分检副检察长刘在青出庭支持公诉。检察机关指控:2007年至2013年,李东生直接或者利用其弟李福升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98万余元。财新记者获悉,对上述指控,李东生全部承认。李东生的辩护人为其做了罪轻辩护。

  庭审进行了大半天,没有当庭宣判。因案情重大复杂,11月13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限三个月。2016年1月12日,天津二中院的判决认定了起诉书的全部指控,其中李东生直接索取、收受482万余元,其弟李福升非法获利1716万余元。判决书认定,李东生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鉴于李东生被调查和归案后,主动交待侦查机关尚不掌握的多起受贿事实,有坦白情节,真诚悔罪,故依法从轻处罚。

  李东生的服刑起止时间为2014年7月4日至2029年7月3日。如果刨去保外就医等因素,未来相当长的一段岁月,李东生将在京北燕山东麓那座著名的秦城监狱度过。

  李东生一生有大起落。早年他出身行伍,后进入中央警卫局。1975年至1978年,李东生以工农兵学员身份,被保送就读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之后22年,李东生从摄影记者干起,历任中央电视台新闻部时政组副组长、政文部副主任、新闻采访部副主任、主任、新闻中心主任和副台长。

  在央视期间,李东生长期从事中共和国家重大政治活动的采访任务,参加过中国十二大、十四大、十五大、逝世、香港回归等一系列重大新闻事件的报道工作。1993年担任新闻中心主任后,他领导创办并长期主管过东方时空焦点访谈等当时颇具探索性的新闻评论栏目,一时领国内舆论监督之先。

  在央视,李东生有着截然相反的口碑。他当年在央视新闻中心的属下们普遍非常怀念1995年—2000年焦点访谈和东方时空的辉煌岁月。李东生是主管领导,但对待我们这些小编导像哥们一样。一位如今已经成长为地方卫视新闻总监的前央视员工对财新记者回忆说,李东生当时为一些具有尖锐批评性的央视调查报道提供了庇护。

  李东生没有太多新闻理论知识,但有很敏锐的新闻直觉,能直指核心,三言两语点出节目的问题。他评价道,虽然有时候他也会毙节目,经常骂人,但还是比较让人服气的。

  但在一位退休的央视司局级干部印象中,李东生没有什么业务能力,在拉关系方面却能力非凡,善于钻营。从到台里一开始他就瞄着跑领导人的时政新闻。他认为,李东生为人四海,口才很好,善于张口承诺,很会博取央视基层员工的好感。

  李东生张口带脏字,他经常喝大酒,无酒不欢,酒驾很经常。他认为,李东生不仅交际广泛,他身上还有普通新闻从业人员没有的特点:胆大,做事够狠。

  2000年,李东生出任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2002年5月升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在此期间,李东生分管举足轻重的宣传工作,并负责中宣部新闻阅评组。李东生的表现让原本以为他会对舆论监督网开一面的媒体负责人普遍感到失望,过去的崇拜者以屁股决定脑袋和守土有责替他辩护,但另一些人则对其工作感到满意。李东生很快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擢升机会。

  2007年的十七大,本来李东生很有希望进入中央委员会,成为正部级官员。李东生的两位前同事都证实了这一说法,这两个信源分别是李的一位朋友兼前下属,和一位前上司兼批评者。但是当时有人举报了李东生,涉及他的女儿到英国留学获得非法资助,弟弟李福升开广告公司,利用李的影响力获得利益输送,以及一桩更为严重的酒驾案。据说是帮着李东生摆平了此事。知情人说。

  两年后,2009年10月,从未有过政法工作经历的李东生出人意料地调任公安部党委成员、副部长,副总警监警衔,并晋升正部级高干,成为手中的一枚利器。

  2011年2月起,李东生升任公安部副部长兼党委副书记,2012年11月,当选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公安部网站显示,李东生在公安部九名副部长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有反恐英雄之称的常务副部长杨焕宁。

  李东生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2013年12月16日公安部召开党委扩大会议,杨焕宁、李东生传达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精神。

  但仅仅四天后,2013年12月20日晚19时40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突然发布一份简要消息称,中央防范和处理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李东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李东生也由此成为十八大后落马的第二位十八届中央委员。

  综观李东生宦海浮沉,其在央视几十年的耕耘,成为高级领导干部后的巨大权力,以及经历和权力织就的重大影响力,是李东生不断腐败变现的主要来源。

  李明,原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小马奔腾)董事长,与李东生相识近20年,往来频仍。从两人的交易往来看,李东生成就了李明人生的第一桶金,李明奉给李东生的则是一笔1500万元之巨的贿金,占其贿款总额的三分之二多。

  生于1966年的李明,北京广播学院摄影系毕业。早年以广告拍摄制作为生,完成原始积累后,李明开始涉足影视业,名下公司先后出品多部热播电视剧,如《历史的天空》《甜蜜蜜》《我的兄弟叫顺溜》《我是特种兵》和新《三国》。2009年,李明成立小马奔腾,之后投资十几部电影,其中《月光宝盒》《武林外传》《建党伟业》《将爱情进行到底》《黄金大劫案》《太平轮》等六部电影票房过亿元。

  2015年1月2日,李明因突发心肌梗塞去世。生前,李明因涉李东生案处于协助调查状态。

  李明与李东生相识发端于20年前。1994年,李明成立北京雷明顿广告发展中心(下称雷明顿广告)。次年4月,央视一套中午黄金栏目《新闻30分》开播,最初由北京长城广告公司代理该栏目广告。1996年,李明的雷明顿广告想高价代理《新闻30分》的广告业务,但遭央视广告部拒绝。于是李明找到在该栏目工作的大学同学寻求帮助,同学向时任央视副台长的李东生反映了这一情况。之后,雷明顿中心取代长城广告,获得该栏目广告代理权。

  1999年时,央视下属一家公司想接手《新闻30分》的广告代理业务。李明听说后,再次通过同学等找到李东生寻求关照。经李东生过问,李明的公司得以继续代理该栏目广告,直到2009年11月中视金桥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中视金桥)接替雷明顿广告获得代理权。其时正是李东生彻底离开新闻宣传、调任公安部副部长的第二个月。1996年-2009年的十几年,央视《新闻30分》栏目广告代理业务一直是雷明顿广告的主要收入来源。

  2002年,李东生的弟弟李福升成立北京龙力传媒广告有限公司(下称龙力广告),公司注册地点就是其家庭住址,因为一直没有业务,公司只有夫妻二人。

  由于李东生的缘故,李福升与李明也相熟。交往中,李福升听李明多次谈及当年代理《新闻30分》广告业务,李东生曾提供过很大帮助,很感谢李东生。2010年上半年,李福升对李明说想承包首都机场LED大广告屏,李明未同意。退而求其次,李福升又提出承包大屏的部分广告时段,因出价过低,也未谈成。

  一次,李明在香山会所宴请李东生,李福升作陪。席间,李东生对李明说:大家要互相关照,你关照福升,我以后也继续关照你。

  六年前,同样在李明组织的一次饭局上,李东生也说过类似的话。据李东生证言,李福升想自己做生意,但能力、关系和经济条件都不行,公司一直没有什么业务。李福升多次让他帮忙,还说正在和李明商谈首都机场广告屏的事。这次宴请后不久,李明决定遵照李东生的要求帮帮福升。2010年6月,李明的公司与龙力广告签订广告合作协议,以每条15秒广告一年40万元的价格将上述广告大屏部分广告时段交由后者经营,且不用提前支付保证金,没客户不付钱,使李福升无任何经营风险。而小马奔腾对外报价每条15秒广告费一个月就达56万元。

  经李东生帮助,2010年下半年至2013年,李福升先后与银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华力集团控股的北京西京风光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及华力集团下属的华盈置地集团有限公司、北京金力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六份广告合同,每条15秒一年均价261.78万元,合同金额共2356万元。龙力广告应支付小马奔腾公司广告费合同总金额仅为360万元,仅此一项,李福生就净赚1502万余元。

  李明生前在证言中承认,这样做是为了让李福升挣钱,也是对李东生当年的帮助表示感谢。

  取代李明的雷明顿广告成为《新闻30分》广告代理商的中视金桥,其董事局主席陈新,同样跟李东生有利益输送。

  2010年上半年,陈新与李东生、李福升、崔旭(北京华盛顿兰德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及乔安公司实际控制人)一起策划成立北京时代兰顿广告公司(下称时代兰顿),承接央视广告业务。

  时代兰顿成立后,崔旭约请央视一位分管广告业务的副总编吃饭,李东生、李福升、陈新均在。席间,崔旭将李福升介绍给该央视领导,并和陈新一道表示三人合作成立了广告公司,想承接央视广告代理业务,希望给予关照,李东生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合伙成立时代兰顿的目的,陈新、李东生等人心知肚明。陈新说,他想通过李东生疏通关系,获取央视广告业务,李东生出席饭局就是给他帮助。李东生则清楚陈新成立广告公司就是想通过他的职权和在央视的影响力,疏通央视的关系。他同意李福升参与,去央视跑广告业务,也是想借助崔旭、陈新挣钱。

  工商资料显示,李福升、崔旭、陈新均为时代兰顿股东,其中,李福升的龙力广告拥有时代兰顿40%的股份,崔、陈二人各占30%。

  判决书披露,时代兰顿300万元的注册金全部由陈新出资,李福升的龙力广告所谓的120万元出资款,系陈新以虚构的媒介策划服务费名义于2010年8月和2011年2月间支付给龙力广告,后者再将这笔款项划至时代兰顿。判决书认定,这120万元属于贿款。

  在案中频频亮相的大师曹永正,也出现在李东生案中。

  曹永正,1959年生,北京年代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1982年毕业于新疆大学政治系,先后当过党校老师、出版社编辑,后来凭特异功能出名。1998年,曹永正开始下海经商。十几年后,曹永正不仅以特异功能为人所知,更在石油能源领域暴得大名。他的年代系先后投过陕西长庆油田、新疆塔里木油田和吉林油田的相关项目。

  曹永正不仅因缘际会结识了,还与其周围的一干亲信关系密切,如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其中也包括李东生。不过,曹永正与李东生的相识,应与并无关联。

  早在1992年,曹永正的妻子调入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节目部任编导,曹永正则自称中央电视台特约作家。其时,李东生担任央视的新闻中心主任。

  判决书称,曹永正与李东生相识多年。2010年下半年,李东生多次对曹永正谈及想给女儿在英国买房,曹永正也屡屡表示愿意提供帮助。

  2011年初,李东生又向曹永正提起此事,并说买房需要四五十万英镑,哪里去弄这笔钱。这事一定要解决。曹永正在证言中表示,他感到李东生已经说出了具体金额,就是向他要钱,当即表示可以让自己在美国读书的女儿汇钱给李东生女儿买房。李东生欣然同意,并将女儿在英国的银行账户提供给曹永正。2011年2月,曹永正女儿从美国给李东生女儿汇去37万多美元。

  曹永正表示,之所以同意支付这笔钱,是因为李东生是大领导,在央视和公安部有许多资源,能在他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很快,就到了曹永正需要李东生的权力发挥作用的时候。

  同年9月,曹永正女儿创作的音乐剧《时光当铺》来北京演出。为扩大影响,曹永正请李东生帮忙协调将该剧由央视录制并播出。李东生跟央视三套总监打招呼后,经其安排,9月10日综艺频道播出该剧。

  《时光当铺》在央视综艺频道的录播,并没有经过该频道节目生产管理正常程序,即先由编导报选题、审批,后申请录制,最后审看通过,而是由央视三套总监直接安排下属录制播放。该总监表示:如果没有李东生打招呼,该音乐剧肯定不会被录制并播出。

  2012年中,反腐进入快车道。年底,曹永正出走。次年7月1日,曹永正的大本营北京后海北边前马厂胡同60号院被查封。

  这年底,反腐风声日紧,李东生担心东窗事发,让妻子打电话提醒女儿,若有陌生人问起这笔钱就说不知道。这笔钱被天津二中院认定为索贿。判决书称,李东生利用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接受曹永正的请托,通过央视相关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曹永正谋取不正当利益,索贿折合人民币246万余元。

  李东生的索贿对象还有与陈新、李福升合伙做生意的崔旭。崔旭与李东生相识往来多年。2009年底,李东生晋升为正部级干部,住房被调换到海淀区万寿路甲15号院。2010年初,李东生对崔旭说准备装修住房,但没有钱。崔旭随即联系装修公司为其住房装修,并支付了17万元的前期装修费用。之后,李东生故伎重演,再次向崔旭表示房子还要装修,没有钱。2010年下半年及2011年上半年,崔旭分两次将70万元现金送到李东生在公安部的办公室,李东生悉数笑纳。

  2012年,崔旭因朋友涉嫌非法介绍菲佣被北京市公安局调查之事,请李东生帮忙。李东生过问后,此事很快得以解决。同年11月,崔旭从李东生处得知其妻要去香港,随后又奉上3万元港币。此前,李东生还收受了崔旭5万元人民币。

  除了利用早年担任央视副台长的关系和影响力索贿、受贿,李东生还利用任公安部副部长等要职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为他人打听案件进展,索取、收受数名请托人贿赂。

  赵力夫,绿安盛得(北京)安全防伪技术有限公司控股股东,曾任保利民爆集团公司(下称保利民爆)总经理。2007年,赵力夫经人介绍与李东生相识。至2010年下半年,李东生先后索取、收受赵力夫给予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6万余元。

  2013年5月20日,位于山东省章丘市的保利民爆济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保利民爆济南公司)生产车间发生爆炸特大事故,造成33人死亡,19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6600余万元。

  5月25日,国务院成立由安监总局、监察部、工信部、公安部等有关人员组成的事故调查组,对事故原因展开调查。

  保利民爆持有保利民爆济南公司66%的股份。为逃避责任追究,赵力夫找到李东生,希望他向事故调查组相关人员说情、打招呼,在事故调查处理上对其给予关照。因事件比较敏感,李东生未敢贸然行事,对赵力夫的请托只是敷衍了一下,表示知道了。后根据调查组建议,保利民爆集团将赵力夫免职,并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原辽宁广播电视局党组成员、辽宁电视台台长史联文,也曾请托李东生干预有关部门对其的调查。2012年4月,年满60岁的史联文退休。随后,辽宁省审计厅对其进行离任审计。审计中发现辽宁电视台广告公司有关人员涉嫌违法犯罪问题,遂移送沈阳市公安局立案查处。

  2013年1月,史联文的心腹、辽宁电视台广告部主任崔军等三人被抓。惶惶不可终日的史联文请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的李东生帮忙,试图阻止有关部门的调查。财新记者获悉,史联文任辽台一把手前,曾负责过新闻特别报道组,该部门专门给央视供节目。由此,史联文跟央视有关部门负责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其中也包括李东生。据史联文自述,自2009年与李东生相识,为拉近关系,得到李东生的关照,他先后送给李东生价值3万元的人民币和购物卡。接受史联文请托后,李东生通过打电话、当面打招呼的方式,让沈阳市公安局一位领导对史联文予以关照。

  李东生的照拂并未改变史联文命运走向。2013年6月13日,史联文被双规,次年被双开。2014年7月21日,史联文因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被辽宁省抚顺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2009年底李东生晋升为正部级干部后,中央机关干部事务管理局即按照有关规定,给李东生调换了一住房。不过,之后发生的事情表明,李东生仍不满足。

  韩建集团董事长田雄上世纪90年代初与李东生相识。随着李东生职位的高升,为拉近与李东生的关系,2008年至2013年,田雄先后在办公室送给李东生35万余元。

  2010年,田雄对李东生说,集团下属公司在北京房山区开发了瑞雪春堂商品房项目,若他购置可以优惠。李东生考虑自己不方便买房,就让弟弟李福升出面。

  田雄让下属接待李福升,并交代多优惠,多打折,尽量满足他提出的要求。同年9月,李福升以59万余元购买了该楼盘一套房屋。为掩人耳目,购房合同和发票显示的是该房屋的市场价153万多元。

  另一位满足李东生购房嗜好的是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丁明山。此前,崔旭曾将其介绍给李东生。

  2009年下半年,李东生对崔旭说想在海南买房。崔旭告诉他,丁明山在三亚开发了三亚凤凰水城。李东生遂让崔旭安排自己妻子去看房,并提出要多优惠的要求。崔旭转告给丁明山后,丁明山同意在正常九五折优惠的基础上,再给予李东生七折优惠。

  2010年1月,李东生妻子以亲属的名义,仅花69万余元就购得凤凰水城一套价值99万余元的房产。丁明山承认,该楼盘以七折优惠的房产止此一套。

  2011年下半年,丁明山因家庭落户北京的申请未通过审批,请李东生予以帮助。同年10月,丁明山及妻子、女儿等四人落户北京。之后,丁明山送给李东生一块价值近20万元的江诗丹顿手表。

  此外,李东生为国家开发银行工作人员付晓、原中宣部新闻局宣传处处长王海洲等人职务晋升及调动提供帮助,并收受贿赂。

返回